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tlqiaojun的博客

传递真善美

 
 
 

日志

 
 
关于我

乔军 中学高级教师。曾任铁岭市教师进修学院信息部主任、辽宁教育电视台铁岭记者站站长、铁岭电视台《教育时空》栏目制片人。系中国书画理论家协会会员、铁岭市书法家协会会员、铁岭市写作学会理事、铁岭市曹雪芹研究会常务理事。曾任《铁岭教育信息》责任编辑、《铁岭教育》执行副主编。任《辽北历史名人书画选》一书编委,书法作品曾获辽宁省师专系统书法比赛一等奖,著有《铁岭历史》、《可爱的铁岭》等著作,数十篇文章被公开发表。所撰《国旗寄语》被百度网当作范文采用。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于钟华讲《自叙帖》  

2017-08-09 15:46:34|  分类: 书法理论与书法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yyhutaixi《于钟华讲《自叙帖》》
于钟华讲《自叙帖》

http://www.360doc.com/content/14/0813/06/6956316_401440803.shtml


草书的节奏感和形式感在各种书体中是最强的,如果说中国书法各种书体合起来是一棵大树——书法树,则草书高居于树冠,他进行光合作用为其他书体提供形式养料。草书注重书写速度、线条线形、线质以及墨色之浓淡干湿的变化。长线条是草书的灵魂,它是指穿越数笔甚至数字的一根线条,判断和衡量一幅草书的水平高低,最为直接的办法就是检验作品内有无高品质的长线条。
 

于钟华讲《自叙帖》 - yyhutaixi - 龙坑人的博客


作为草书的代表作,怀素的《自叙帖》最具价值之处便在于其中长线条的运用,其特点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粗细一律的长线条,线质紧劲连绵,强化线条的质量、质感,弱化笔法形态;二是线条运行中有起伏,有转折,增加了运动中的技术品味和空间运动性格;三是线条高速运行中用笔所带来的线形、线质的变化,殊为不易。
 

《自叙帖》线条偏圆,故帖中方笔的线条往往成为我们关注的重点。自叙帖长线条运用多妙,故帖中独立之点要成为我关注的重点。《自叙帖》线条多润,故其中枯涩破败之笔当是我们关注的重点。这些加起来,构成一个丰富丰满的有机体,有生命、有运动、有节奏、有变化,有意外的草书精灵。但这一切均建基于长线条之上,舍此,则断难言草书。

(注:根据于钟华老师授课笔记整理,若有错漏,请以正规出版物为准。)

于钟华讲《自叙帖》 - yyhutaixi - 龙坑人的博客

学生问:于老师讲长线条是《自叙帖》乃至大草的灵魂,我觉得很有道理,但是如何练习长线条呢?

于老师:长线条是大草的灵魂,在大草的作品中,比如怀素的《自叙帖》、张旭的《古诗四贴》,包括黄庭坚的作品等,其中长线条比比皆是。但是练习长线条不仅仅要从大草中的长线条入手,最重要的是要从篆书的线条入手,这样获得的线条线质会更加扎实,更加有古意,有品格。
 

于钟华讲《自叙帖》 - yyhutaixi - 龙坑人的博客


就中国书法而言,我曾经讲过,五体书构成一颗书法树:草书是树冠,隶书、楷书、行书是树干,埋在地下的是树根——篆书,这样,大家就可以看出五体书之间的关系,仅仅是单纯地学习隶、楷、行通常会显得干瘪,营养不良,因为书法树是要篆书来提供养分的,“养其根而俟其实”,根深方能叶茂。草书是树冠,是进行光合作用的,所以,我主张要学习书法,草书和篆书这两种书体是必学的。而要学好草书,篆书是必不可少的。

就篆书而言,《峄山碑》是中国书法的零点,所谓零点就是一切的变化尚未开始,它所有的就是一根裸线,这样非常有利于线条的训练,因此,欲习《自叙帖》有成,必花大精力在《峄山碑》上,好好锤炼线条,提升品质。
 

于钟华讲《自叙帖》 - yyhutaixi - 龙坑人的博客
 

学生问:练习《峄山碑》,怎样练习才好呢?我看到有的人铁线篆写得很好,经常入展获奖,但一到大草就捉襟见肘,这是怎么回事?

于老师:主攻《峄山碑》而进行创作去参展,大多数书写者主要是着眼于作品形式的塑造,当然,其中篆书的结构是他们关注的重点。但如果为了写好大草而去练习《峄山碑》,练习方法和着眼点会有很大的不同。首先,练习的着眼点在于线条的质量和质感,结构和空间的排布不是重点,更不会去为参展而精心做作品;其次,参展的篆书作品,怎样写不重要,关键在于最终的视觉效果,但篆书线条的练习是一种淬炼,每天早上要坚持站立悬臂书写一百字,强化身体的协调性和手臂的稳定性;再次,练习篆书线条时,笔要下行,加强线条的纵深感和空间感,而草书的线条则是流动的,时间性很强,这样练习时着眼于线条的空间性格,草书书写时的时间性格才能充分发挥,这一点不可不知。
 

于钟华讲《自叙帖》 - yyhutaixi - 龙坑人的博客

于钟华讲《自叙帖》 - yyhutaixi - 龙坑人的博客


关于怀素的草书,元代赵孟頫评价说:“怀素书所以妙者,虽率意颠逸,千变万化,终不离魏晋法度故也。后人作草,皆随俗缴绕,不合古法,不识者以为奇,不满识者一笑也。”明人项元汴也认为怀素的草书:“出规入矩,绝狂怪之形,要其合作处,若契‘二王’,无一笔无来源。”也就是说,大家普遍认为怀素的草书好就好在有魏晋或二王法度,那么,什么是二王的法度呢?

于钟华讲《自叙帖》 - yyhutaixi - 龙坑人的博客
 

要探讨二王的法度,首先需要澄清一个观点,即这里讲的是“法度”,而不是形态,如果非要如今天只有看到哪个字哪一笔像王羲之了才是有魏晋法度,则恰恰背离了古人所谓笔法授受的本质和本意。魏晋或二王的法度主要体现在两点:
 

第一,对于毛笔工具所具有的性能的了解和把握。魏晋时期是中国书法的本源期,之所以是本源,其中一个原因就在于这一时期对于毛笔之固有性能的发掘和领会已经非常圆融饱满,人与笔之间到了无间的地步,故其笔下之字迹如从泉源中汩汩而出一般,故称本源。在怀素这里,主要继承的是毛笔尖、圆之性能,故其线条圆劲流畅,品质极高,从中足可看出怀素对于毛笔性能掌控之如意,而非以毛笔为工具任意驱使,所出之线为笔之所吐,而非驾笔去合预设之线形、线质。所谓法度,即在于此。
 

第二,不同的毛笔性能之运用,有其相应的运行之方式,这是魏晋法度的重要内容。如怀素所用毛笔之尖、圆性能,故其相应的运行方式应该为环转运动,所以,《自叙帖》中,线条是以弧线、曲线为主要形态,而少有直线和斜直线。
 

于钟华讲《自叙帖》 - yyhutaixi - 龙坑人的博客
 

由于怀素对于以上魏晋古法的继承和掌握,所以才会乍看上去狂怪无法,细审之,则笔笔合于法度。当然,怀素的妙处上不仅仅止于魏晋或二王法度,而是在此基础之上的突破,其突破点主要在于时间性和空间性的协调上。


一般说来,写大草常常是呼号奔走,连绵不绝,以连贯不歇为其主要技能,对于一般写手而言,这时恰恰会出现线条时间性的单一进程,强化了时间性这一翼,从而忽略了另一翼——空间性,故高手之高恰恰在于两翼并存,获得一种平衡和和谐,才能飞得高远。怀素的技术手段有三:一是在线条高速运行中突然加“”,犹如音乐中的瞬间间歇——沉默、不前,使得线条中积蓄了力量;二是“”的运用,一些重顿的,孤立的“点”的出现,犹如音乐中的休止符那样的令人不易觉察的瞬间凝固状态。这些不流畅的因素的介入增加线条本身的空间感。
 

于钟华讲《自叙帖》 - yyhutaixi - 龙坑人的博客
 

最为重要的在于第三点:强化弧线对于空间的占有。弧线是圆笔环转运动的自然结果,而其之所以是弧线,恰在于对于空间类似于“圈地运动”般的占有。这些圈出的空间极大地丰富了怀素草书的空间感,强化了其空间性。而怀素的高明之处还在于他常常使得这些空间处于“静止”的状态,有着一种凝固的浮雕感,而这种浮雕感统摄了线条流动的音乐感。


在《自叙帖》中,你能感受到的是雕刻时光的美感,而这里正是智慧的策源地。
 

于钟华讲《自叙帖》 - yyhutaixi - 龙坑人的博客

 
于钟华谈怀素《自叙帖》的真伪(一)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很多艺术史学者和书画鉴藏专业人士对于古代一些法帖提出异议,怀疑一些法帖的真伪。这些法帖中包括怀素的《自叙帖》。这股思潮实际上是上世纪初疑古思潮的延续,早在1937年,朱家济先生就提出过对《自叙帖》的疑问,后来启功先生也提出过类似的看法。这几年,主要是台湾的傅申先生和李郁周先生,依据流传日本的一个半本《自叙帖》,并将之与台北故宫所藏本(也就是现在通用本)加以比较,提出怀疑。

事实上,书法界并没有对这些怀疑在意过,因为傅申先生也好,李郁周先生也罢,其影响极其有限,加之其对于《自叙帖》为伪的论证,明眼人一看即知为外行之论,不值得一驳。但是,最近有一位被称为著名的艺术史学者的徐小虎女士,携带一些著作,常常在大陆奔跑,不断讲座,和大名家对话,影响日隆。不料,她在和我素所尊敬的陈佩秋先生对话时,也指出怀素《自叙帖》为伪。本来,对一本法帖的真伪问题人人都有发言权,但对于一些近乎于无知的发言,出于对《自叙帖》的感情,不得不说一说自己的意见,不吐不快
 

于钟华讲《自叙帖》 - yyhutaixi - 龙坑人的博客

怀素《自叙帖》局部


徐小虎女士的说法是:“《自叙帖》的‘笔墨行为’非常的激烈,同一个动作一
直做,一直往右转,像打鸡蛋一样。从隋代到北宋都没有这种草书。”而且她认为,由于唐代纸上的矾太多,不够软,毛笔无法如此运动,只有明代中晚期以后的纸张,才能形成这种体例的草书。如果归纳起来,徐女士的意见有两条:第一,《自叙帖》“一直往右转,像打鸡蛋一样”的草书写法在隋代到北宋都没有类似的出现,所以潜在的意思是这不可能是怀素的作品第二,这种写法只有在明代中晚期的纸上才能写得出来,所以结合上个推论,《自叙帖》应该是明代中晚期的作品。
 

于钟华讲《自叙帖》 - yyhutaixi - 龙坑人的博客

王羲之《十七帖》局部


于钟华讲《自叙帖》 - yyhutaixi - 龙坑人的博客

王献之《思恋帖》局部


 
我一直不清楚徐女士的见识如何,但如果《自叙帖》中的这种写法自隋到宋都没有什么不看看晋朝的草书呢,比如王羲之,尤其是王献之的草书呢?其实愿意的话,稍加留意就会发现,《古诗四贴》中不乏这样的写法,说的严重些,但凡王羲之一系的草书,不管大草、小草都有环转的写法,在草书中这是形成空白(空间)的主要手法。
 

于钟华讲《自叙帖》 - yyhutaixi - 龙坑人的博客

张旭《古诗四帖》局部


 
根本的问题还在于,对于一件作品的真伪判定,不能类似于笔迹学一样,认为“某一笔可能不对”就下结论,而是要对该作家比如怀素有一非常综合的了解,将其所有的作品放在一起,找到属于这位作家书法的“内在基因”。当然,这需要漫长的功夫,非一朝一夕可为


  对于唐代的纸张和明代纸张的区别,限于我的见识,实在不敢乱说话。不知徐女士为何这么不严肃,胆子如此之大,敢这样草率下结论:根据笔画形态然后倒推纸张,再反过来根据结论反证法帖之真伪,这正是鉴定之大忌。台北故宫的《自叙帖》本子,只要到那里看看,或具体了解一下即知是唐纸或明纸。是唐纸,不管怎样写一般不会是明人的作品,是明纸则断不会是怀素的作品,何劳徐女士做如此臆测!

碑帖的鉴定,就我本人而言,因为没有这方面的经验积累,所以一直以来都是抱着学习的心态去阅读艺术史家和鉴定专家的文章,但是,作为一名书法实践者,一部分专家的意见总令我产生一些疑问。以关于《自叙帖》的真伪鉴别而言,我在想,这些专家为什么不征询书法家,尤其是多年研究《自叙帖》的草书专家的意见呢?所以,我判定《自叙帖》的真伪依据就是从学习、实践出发所获得的综合感知能力。

首先,从学习、实践的角度出发,我关心的是《自叙帖》的水平,而不是它的具体写法。这里所讲的水平,基本类似于老百姓所讲的功夫,手头功夫,它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线条或笔画本身的质量习书有年的人对于书法首先判断的是一根线条所达到的品质。就《自叙帖》中线条而言,其所蕴含、所沉淀的内在品质没有数十年的大力煎熬是不可能淬炼出来的,但凡习大草的明眼人,没有敢对这件作品说三道四的,更遑论去怀疑它的真假。

于钟华讲《自叙帖》 - yyhutaixi - 龙坑人的博客

怀素《自叙帖》局部


二、个人独特线质的塑造高水平作者的线条,其品质一定是高的,同时还有更为重要的一面,就是他有自己独特的笔墨质感,或者说是气质。正如一个歌唱家独特的音质一样,一听马上就可以判断出来这是帕瓦罗蒂,这是多明戈。不管他的写法和书写内容有什么变化,线条的质感、气质是恒久稳定的。将怀素的《自叙帖》和《圣母帖》(尽管是刻本),以及《苦笋帖》放在一起,一望即可知是同一人的作品。

于钟华讲《自叙帖》 - yyhutaixi - 龙坑人的博客

怀素《圣母帖》局部


于钟华讲《自叙帖》 - yyhutaixi - 龙坑人的博客

怀素《苦笋帖》局部

三、多种线质的综合驾驭能力。高水平的作品中不仅仅只有一种线质,而是除了一种主基调外,同时还会有多种线质的出现,并能相互协调,并行不悖。

当然,功夫是一种综合体现,以上三点为其主要内容,但尚不能尽述。

其次,我很关心一件作品内在的合理性怀素是晋唐笔法授受史中重要一员,其笔法主要得自于颜真卿。换句话说,怀素的笔法(书写方式)和颜真卿、张旭、陆彦远、陆柬之……王羲之是一脉相承的。但只有对笔法有很深入很内在的理解和领会才能看出其内在的一贯性,这是其一;其二,获知和掌握这种笔法的人,其作品内部有其自身的理路,这种理路是一条自贯的道路。毛笔就是依此道路运行,作品就是毛笔运行的轨迹,所谓笔迹需要在这个道理下理解。至于这个道路是环转还是转折,其形式都是正确的,都是合理的,所合之“理”乃是毛笔自身的状态及其运行方式。所以,徐小虎女士舍笔法来谈“同一个动作一直做,一直往右转”,显然有些门外之谈了。

作为一名实践者,有很多难以进行逻辑论证或文献证明的直观“知识”。判定《自叙帖》的时代,实践者绝不会如徐小虎女士这般轻易定为明代中晚期,因为大家知道明代实无此等高手,更无这般气质的书手。将《自叙帖》放到明代书法史图录中,就会发现格格不入,根本放不进去,“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在明代很难安顿《自叙帖》的位置。

刘勰《文心雕龙·知音》说:“操千曲而后晓声,观千剑而后识器。”其第一层意思是说,没有见识的量的积累,很难谈得上“识”、“晓”。我不敢断然说现在一些艺术史家或鉴定专家见识不够,但就徐小虎女士“从隋代到北宋都没有这种草书”这句话而言,我担心她的见识真不够广博,更谈不上深远。

刘勰的第二层意思常常被大家忽略:作为器具的宝剑,是可以通过观看的量的增加达到认识上的提升。但对于音乐这类技能性的东西而言,需要的则是自身的介入和实践,它需要的不仅是艺术史或鉴定专业的知识,更多需要的是音乐本身演奏技能。书法也是建立在技能基础之上的一门文化艺术,它需要鉴定者亲自学习、实践,渐渐地了解其专业内容,最终成为自身的修养和教养,甚至成为一名书法家,这样,对书法作品的优劣和真伪才会有直观判断的能力。

所以,在我看来,在外围兜兜转转地“外证”固然有其道理,但终究是隔靴搔痒,因而艺术史家和鉴定专家在埋头文献之余,更应该好好地学习书法、练习书法,因为只有走进书法内部,才能对它做出令人信服的“内证”。

鉴定书法,从学习书法开始。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